延安寶塔山作為革命聖地的標誌和象征,被國務院列為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,是中華民族寶貴的物質文化遺產。而關於寶塔山的由來,其實還有鮮為人知的傳說,最近有關部門將寶塔山的傳說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申請保護,引起關心延安寶塔的市民的關註。本報記者采訪了延安市文化、旅遊等部門,探尋有關寶塔山古老而神秘的傳奇故事。

  雖說一段傳說或故事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並非沒有先例,也算不上稀奇,比如同在延安的“美水泉的傳說”已被列為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,但說到“寶塔山的傳說”,不少市民卻不知曉。家住延安市二道街的劉先生說:“我從小就生活在寶塔山下,60多年了,只知道這裏是革命聖地和旅遊勝地,也見過形形色色的中外遊客,卻從未聽說過寶塔山還有什麽傳說。”其實,在延安當地,和劉先生一樣,對寶塔山既熟悉又似乎“陌生”的市民為數不少。很多人都期望進一步了解這座充滿傳奇色彩和頗具歷史淵源的寶塔。

  寶塔山由來的幾種傳說

  在歷史上,延安寶塔山的存在,是與“黃金鎖骨菩薩”的故事聯系在一起的。《續玄怪錄》和《太平廣記》卷101“延州婦人”條目記載:“昔,延州有婦人,白皙,頗有姿貌,年可二十四五,孤行城市,年少之子,悉與之遊,狎昵薦枕,一無所卻。數年而歿,州人莫不悲惜,共醵喪具,為之葬焉。以其無家,瘞於道左。大歷中(公元776-779年),忽有胡僧自西域來,見墓,遂趺坐,具禮焚香,圍繞贊嘆數日。人見,謂之日:此一淫縱女子,人盡夫也。以其無屬,故瘞於此,和尚何敬耶?僧曰:非檀越所知,斯乃大聖,慈悲喜舍,世俗之欲,無不徇焉。此即鎖骨菩薩,順緣已盡。聖者雲耳不信,即啟以驗之。眾人即開墓,視遍身之骨,鉤結皆如鎖狀。果如僧言。州人異之,為設大齋,起塔焉。”

  “可以看出,書中描述的延州婦人其實是鎖骨菩薩的化身,她為了普度眾生,不惜忍辱負重滿足人間私欲,死後又遭世人鄙視,後被胡僧說破,即啟發民眾‘知恥’而覺悟,並為其設大齋,建寶塔,這就是教化的力量。”延安市文化局的工作人員說:“這一傳說也印證了我國唐、宋特定時期內,佛教盛行的歷史事實。”因此可認為寶塔是為佛而建。

  而在民間,寶塔的傳說則來源於口口相傳,其中富有代表性的是寶塔區居民蘇世勝和曹淑珍傳承父輩講述、整理而來的“惡龍之爭”和“紅毛鍵牛下凡”之說。一說認為大唐天寶年間,膚施縣(延安舊稱)是南北上下交通要塞,市井繁榮,不想來了兩條惡龍傷食人畜,鄉民叫苦連天。玉皇大帝命眾神下凡修建 “鎮邪塔”, 九級塔身,中間放置一尊金人像,從此膚施縣災患平息,兩條惡龍被“金人”所縛,也逐漸變得溫順善良起來。另一說則大致是講有只紅毛鍵牛下凡後濫傷無辜,食人性命,黎民百姓只能逃荒要飯。有兄妹兩人修塔鎮魔。塔蓋成後將牛頭壓住,被塔壓住的紅毛鍵牛變成了臥牛山,如今站在寶塔山對面的清涼山上遠望,臥牛山的牛頭在延河和南河的交界處,脖子像張拉彎的弓,隆起的脊背高高的超出脖頸,尾巴從延河的轉彎處一直延伸到黃蒿彎溝裏。

  美好傳說契合寶塔紅色精神

  延安市群藝館黨委書記姚敏學認為,在故事裏,古塔被賦予鎮邪避災的神奇力量,無論是兇殘的惡龍還是作惡多端的牛魔,一經寶塔“改造”,都性情大變,死心塌地為人民服務。“這預示著民眾期待能夠出現一種像寶塔一般擁有力量的救星,帶領民眾過上國泰民安的幸福生活。”

  1935年到1948年,延安成為中共中央所在地,13年間寶塔山見證了一系列影響和改變中國歷史進程的重大事件,樹立起的延安精神是中華民族寶貴的精神財富。“這簡直就是歷史的機緣巧合,共產黨能夠帶來民眾期盼已久的安居樂業的力量,這也正好契合了寶塔山傳說的內涵。”姚敏學說。

  延安市旅遊局局長趙熙勝認為,寶塔山故事的申遺對當地旅遊產業的發展意義重大。“寶塔山的故事賦予了寶塔山內涵,有了靈魂的寶塔山不再單純有一座古塔,更重要的是有一種精神力量。同時,一個廣為人知的故事或傳說往往會產生很大的宣傳效應。這方面有很多文化軟實力帶動一方經濟發展的成功典範,值得我們借鑒。”

  撥專項資金保護文化遺產

  記者了解到,早在2007年,延安市寶塔區政府撥出10萬元專項資金,用於保護轄內的非物質文化遺產。2008年,該區成立了“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”,派專人到民間搜集整理有關傳說,發掘優秀的傳承人,對保護寶塔區的傳說做出了具體部署。

  據寶塔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調研員張瀚笙講,為了保護寶塔山的傳說,寶塔區非遺中心特制訂了5年保護計劃,該計劃由寶塔區區委、區政府負責管理,“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”領導小組負責保護實施,延安市非遺中心領導小組和市文化局負責檢查、督促。

  保護計劃有4方面要點:第一,進一步全面深入細致地開展普查工作,將普查所獲資料進行歸類、整理、存檔;

  第二,將存檔資料精編印刷成書籍,區文化館組織人員深入學校、廠礦企業宣講寶塔山的傳說;


  第三,以寶塔山的傳說為創作藍本,創作話劇、歷史劇等形式多樣精品劇目,並成立寶塔山文化研究會,邀請專家學者進行專題學術討論,撰寫出版寶塔山文化研究論文等,擴大對外傳承範圍與影響;

  第四,對民間傳承人進行重點保護,讓寶塔山的傳說進入學校課堂,培養傳承人,並對寶塔文化研究專家提供一定的學術研究經費。

  經初步預算,寶塔山傳說文化保護工程5年計劃(2009年—2013年)共需資金45萬元,寶塔區財政目前已解決20萬元,其余資金缺口還需省市文化部門專項資金解決。目前,寶塔山傳說的申遺項目已報至陜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慶玲 吳 的頭像
慶玲 吳

幸福最晴天

慶玲 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