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文歷史:

臨清舍利寶塔並非為“舍利”而建.而是緣於風水。塔內的石刻題記《遷移觀世音菩薩塔疏》、《修建觀世音菩薩塔疏》等,對該塔的修建緣山和經過,留下了翔實的已述。

明萬歷年間,臨清文人縉紳聚議,認為臨清風水不利,並告當時欽差臨清的提刊按察使鐘萬祿,最後決定,將觀音大士像移至磚城北水關下,即土城坎(北)方.並建造一座寶塔,此處正是臨清汶、衛兩河匯流北去的“天關”,可“扼塞兩河水口,弘開萬天關”。事情定下來以後,便推舉在家賦閑的工部尚書柳佐主管其事,並正式定名為“舍利寶塔”,從萬歷四十年(1612年)開始策劃,至萬歷四十五年(1617年)第五層建成。第六層於次年山臨清布商王道濟獨資捐建,又歷時三年,九層寶塔終於全部建成。

“靈收八表”意象
臨清塔“靈收八表”的意象
  
[塔內景色]

塔各層平面皆為正八邊形,第一層至第五層和第七、八層塔心室為正方形。六層和九層則為八角形,五層塔心室皆辟有門洞券,通向塔外。塔的平面構成是結合豎向設計而統籌布置的。
  就全塔而言.登臨憑眺,則八面風光皆可擷取;而就各層言,則層層相錯,收入景物各有不同,形成了統一中的變化,豐富了“靈收八表”的戲劇性空間變幻效果。至於塔心室的內部空間。也無不層層變化,而且由於扒道的狹長幽暗,更在先抑後張中,顯現出光明和小中見大。第六層塔心室的建築物構造更是頗具匠心,也最精到。捷足先登的人們驚喜地發現“三百裏外忽見遙山’。”朝賓岱宗暮太行”,實在是地處平原的臨清曠古未見的奇景。第六層塔心室東、西兩面券窗上方分別嵌石題刻西引太行、“東延岱嶽”,正北佛龕券洞上方則題刻作“秀聚中天”。此最能體現“靈收八表”之意。人們登臨至此,無不為之吸引而駐足玩味一番。
  至第七層,塔心室又轉變為塔壁四合,上部由穹窿頂改為鬥拱出跳承托的平頂,東、西、南、北列布磚雕字樣分別為“阿眾佛”、“彌陀佛”、“寶生佛”、“成就佛”,以應七級浮屠、四面生佛之意。以其卓爾不群的空間處理,顯示出佛的境界尊嚴,達到空間序列的最高潮。
  至第八層,似又恢復到第一至第五層大同小異的形式,人們會由此而被喚起幾分回憶,形成了高潮過後的片刻寧靜。至八角形的第九層塔心室,空間形式又在似與不似的印象中,同第六層的處理聯系起來;那逐漸聚攏的穹頂,隱沒了自地宮拔出而貫通全塔的塔心柱,標誌著全塔的內部空間序列至此圓滿結束;而聯想著塔心柱穿出塔頂冠表為塔剎的外部空間形象,又不禁令人感到,這靈收八表的佛的空間,仍似意猶未盡,在無盡的延續,直至中天。
  人們在登臨此塔時,猶如在欣賞一曲恢宏的交響樂,戲劇性變化的空間帶給人美的享受。古代匠師在此塔的建築構成設計意向上,可謂腦存丘壑,實為大家手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慶玲 吳 的頭像
慶玲 吳

幸福最晴天

慶玲 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